肖巍:发展权利的国际开展www.6038.com

  1997年6月20日(农历五月十六),联合国大会通过《发展纲领》。
  第五十一届联大于1997年6月20日举行全体会议,通过了《发展纲领》。
  《纲领》说,发展是联合国的优先项目之一,目的是提高各国人民的生活水平。经济发展、社会发展和环境保护是相互依存的,在可持续发展中互为补充。
  《纲领》说,持续的经济增长对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至关重要。只有实现持续发展,各国才能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消灭贫穷,饥饿、疾病和文盲,确保人人就业及保护环境。
  本届联大主席、马来西亚驻联合国大使拉扎利在大会通过《纲领》后说,《纲领》是联合国为实现共同解决发展问题所做努力的具体体现,但要保证《纲领》的落实并取得成功。需要各成员国和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王学贤在20日的大会上说,《纲领》的通过是联合国的一件大事。《纲领》的通过虽然不等于已经实现有关目标。但它是实现有关目标的第一步。国际社会今后更重要的任务就是全面实施《纲领》,而不是根据个别国家的解释有选择地实施某些条款。他强调,主要发达国家应表现出诚意,履行它们对实施《纲领》所做的承诺,要把《纲领》变为现实。而不是让《纲领》成为一纸空文。

我们今天讨论“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观,其实还有一个国际背景,那就是对于作为人权的发展权的理解,也是在不断深化的。早在20年前,第41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发展权利宣言》,《宣言》指出,“发展是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的全面进程,其目的是在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积极、自由和有意义地参与发展及其带来的利益的公平分配的基础上,不断改善全体人民和所有个人的福利。”“每个人和所有各国人民均有权参与、促进并享受经济、社会、文化和政治发展,在这种发展中,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都能获得充分实现。”这就清楚地表明,发展不仅仅指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在权利框架下实现人的尊严与自由,不断增进人的福利的过程,因此而成为新一代人权的集体诉求。我们可以从联合国已连续实施的四个发展十年战略来考察发展观念逐渐聚焦人权(以人为中心)的演变。在“第一个发展十年”(1961—1970),联合国明确提出促进发展中国家国民经济总量增长的目标,而为了实现增长,就必须有足够的投资,当时特别关注对发展中国家的外援。但是,在既有的国际分工体系中,发展中国家很难摆脱结构性的“依附”地位,发展之路举步维艰。在“第二年发展十年”(1971—1980)期间,由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强劲推动,1974年4月,联大通过《关于建立新国际经济秩序的宣言》和《建立新国际经济秩序的行动纲领》,10月通过《各国经济权利与义务宪章》;次年,又通过《发展和国际经济合作》决议。这四个文件都强调了实现发展的公正前提,要扫除发展的障碍,就必须建立新的国际经济秩序。而到了“第三个发展十年”(1981—1990),联大先后通过了80年代、90年代援助最不发达国家的行动纲领,前者包括促进体制改革以克服它们的极端经济困难;为穷人提供充分的、适当的、国际承认的最低生活标准;确定并支持主要的投资机会和优先项目;尽可能减少自然灾害的不利影响;对最不发达国家提供的援助一般采取赠予方式。后者要求债务国与债权国共同努力,制定一项国际债务战略,以利于最不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和发展。1986年,联大通过的《发展权利宣言》正式确认发展权利是一项不可剥夺的人权,发展机会均等是国家和组成国家的个人的特有权利。发展权包括两个方面:第一,它意味着充分实现民族自决权,包括对他们的所有自然资源与财富有行使不可剥夺的完全主权;实现发展权利需要充分尊重有关各国依照《联合国宪章》建立友好关系和合作的国际法原则,各国有义务在确保发展和消除发展的障碍方面相互合作,并在实现其权利和履行义务时着眼于国际新秩序的建立。第二,它意味着每个个人都有参与发展的权利,具体到应保证工作权利和组织工会及工人协会的权利;促进充分就业,消除失业和就业不足;为所有人创造公正、有利的工作条件;保证公平的劳动报酬;消除饥饿、营养不良和贫困;实现较高健康水平;扫除文盲,保证享受免费初级义务教育的权利以及为所有人提供充足的住房和社区服务等。鉴于前三个十年发展战略的经验,1990年12月联大通过的《第四个发展十年的国际发展战略》提出了一套长远的“基本的政治指导方针”,所制定的目标和优先项目也更有灵活性。“第四个发展十年”(1991—2000)的目标是:发展中国家经济的蓬勃发展;为一个减少贫困、促进提高和利用人力资源并且是对环境无害以及能够持续的发展进程打下基础;改进国际货币、金融和贸易体制使世界经济更加稳定;加强国际发展合作;对最不发达国家问题的特别关注。这个十年,联合国就发展问题召开了多次大会,如环境与发展会议(1992)、人权与发展会议(1993)、人口与发展会议(1994)、社会发展问题世界首脑会议、妇女参与发展会议(1995)和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世界人类居住区会议、世界科学大会(1996)。这些会议通过的宣言和行动纲领构成了第四个发展十年的基本框架,包括反贫困、社会公平、保护自然资源和环境、改善人的素质等多方面的内容。为此,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还引进了“人类发展”(human
develop-ment)概念及其指标体系(HDI,人类发展指数),以弥补用单纯经济指标(如人均收入)衡量发展水平的不足。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发展不充分才是实现和享有人权的主要障碍。发展机会均等既是国家的权利,也是组成国家的个人的权利。“国际社会应促进有效的国际合作,实现发展权利,消除发展障碍。为了在执行发展权利方面取得持久的进展,需要国家一级实行有效的发展政策,以及在国际一级创造公平的经济关系和一个有利的经济环境。”(《维也纳宣言和行动纲领》)为纪念《发展权利宣言》10周年,联合国大会51/99号决议再次重申发展权利作为基本人权的组成部分对于每个人、所有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所有人民的重要性。2000年联合国千年首脑会议通过了《千年宣言》,各国领导人承诺将不遗余力地帮助10多亿同胞摆脱凄苦可怜和毫无尊严的极端贫困状态,使每个人实现发展权,并使全人类免于匮乏,为此决心在国家及全球范围创造一种有助于发展和消除贫困的环境。而实现这些目标的路线图———“千年发展目标”,第一项就是消除极端贫困和饥饿,即以1990年数字为参照,到2015年使每天不到1美元维持生存的人口比例减半,使遭受饥饿的人口比例减半。应该说,“千年发展目标”提供了一个新的努力目标和提高责任的行动框架,但支撑实现这些目标的政治意愿和政策理念要发挥作用,还必须转化为由各国提出和推动的发展战略,并遵循合适的经济理论以及透明、负责的治理原则;否则,发展权就不能够得到真正的实现。

新华网联合国9月19日电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问题高级别会议19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闭幕。与会各国和各国际组织的代表在闭幕前发表一份宣言,重申要继续执行第三届联合国援助最不发达国家会议所通过的行动纲领,帮助最不发达国家加快经济增长、实现可持续发展和消除贫困。

宣言说,与会代表表示将继续履行自己在《2001-2010年支援最不发达国家行动纲领》中所作的承诺,致力于提高最不发达国家人民的生活质量,增强他们自强自立和建设国家的能力,以实现消除贫困、实现和平与发展的目标。声明重申,最不发达国家应承担发展的主要责任,但国际社会也负有共同责任,应为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切实的帮助。

宣言说,虽然行动纲领的落实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最不发达国家的整体社会经济状况却继续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按照目前的情况发展下去,许多最不发达国家将无法达到行动纲领中所规定的目标。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